一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同 门户 小说 同志小说 查看内容

校园同志小说:猛男,我看上你了!

2015-4-27 05: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48| 评论: 0

摘要: 我发誓,这个学校的所谓领导简直就是脑残。   离期末考试还有几天啊?竟抽筋地举行全校运动会!弄个运动会也就算了,居然想出让全校人在运动会都得待在运动场上的整人的想法。而且还要点名,被抓住了还要通报批评 ...

我发誓,这个学校的所谓领导简直就是脑残。

  离期末考试还有几天啊?竟抽筋地举行全校运动会!弄个运动会也就算了,居然想出让全校人在运动会都得待在运动场上的整人的想法。而且还要点名,被抓住了还要通报批评!意思就是坐在太阳底下不能瞎跑,不能去看比赛,不能看帅哥……

  马上就要期末了,我想复习啊!

  运动会都开始了,我想看帅哥啊!

  六月的阳光出来了,我想哭啊!

  有那么一点点值得庆幸的是,身为新闻传播学院的我们被分配了采访、报道这次运动会的任务,所以在有采访任务的时候,可以离开出去采访,顺便阴凉一下……

  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锦,一所二流学校的二流专业的一流小0……

  给我分到的任务是报道女子铁饼,无趣的项目。而且也没有美男让我看看……据说另一个校区的体育学院的同学都来到这个校区比赛了呢,又错过了好资源,唉……

  跟着学姐王馨去铁饼的比赛现场。学姐负责拍照,我负责记录和采访。

  整个过程枯燥无味,无非是各个选手转动扔出铁饼,然后我看记录员的记录,把选手的成绩记下来。

  我心如死灰地抬起头,然后又被点亮了!

  一个猛男,在教一个女选手技法。

  他穿着一件黑色紧身的背心,露出结实的胳膊,胸肌在背心的包裹下也很明显,甚至头头的轮廓都能看得清楚……

  好吧,我流口水了……

  正当我打算抑制住嗓子里的尖叫时,我看到了那个女选手运动服后面的字样:生物技术学院。

  看来不是一个校区的啊。我遗憾地摇摇头。只能偷偷地看他咯。

  比赛结果出来了,是那个女选手得了冠军。铁饼扔了三十余米。

  又要开始无聊的采访。随便问了几个问题,选手的回答毫无新意,几乎在采访之前就能想到的回答。正打算结束回去写稿的时候,他……那个猛男叫住我:要不要采访一下粉丝团啊?

  好呀好呀,能再近距离观看猛男,这机会不要白不要。

  “作为一个观众,你怎样看待学校让学生待在指定位置?”我直接问。

  他愣了一下,“我才不管呢,学校那么专制。待在那既不能看比赛又不能看书,累不累啊!我挂科了他负责啊?要不然怎么说着这学校烂呢,他们就没长脑子!”

  “同意!知己啊!”我深情地拍拍他的肱二头肌,捞了把油。

  然后又东拉西扯地讲了一些问题。

  “热死了。”他说到一半皱皱眉头,把他那件背心脱了。

  OMG!觊觎的男色活灵活现地展现在我面前。不行不行,呼吸急促了,估计面色都潮红了……

  我对王馨学姐说:“姐,拍张照片吧……”

  学姐说:“我刚才已经拍了冠军掷铁饼的照片了,也拍了你采访冠军的情景。”

  “让我和这位哥们儿……呃,还有冠军一起照张吧。”

  学姐的安排是冠军站在中间,我和那位猛男站在冠军两边。又错过了和猛男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但考虑到能和他合影,我还是有些兴奋……

  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苏锦你这写的什么稿子啊……全篇都是那个男同学的话!冠军说的话一句不提!还有你怎么叫我发那张照片啊?在照片上笑得那么幸福……”

  我哪笑得幸福了?人家又不是我的菜,看看菜色又不品尝能幸福得起来吗?

  有点后悔怎么不问他要电话号呢,而且连名字都没有问……

  可是有了又怎么样,另一个校区离那么远,根本不好下手。很多事情不能强求。

  擦肩而过的幸福。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有一则寓言:一个放羊娃问他爸世上最大的幸福是什么。他爸说:“如果你把羊丢了会怎样?”“会死命去找,因为找不到会挨你的揍。”

  父亲问儿子:“如果找回来了呢?”“那会像死而复生。幸福得颤抖。(当然,这句话是我加的)”

  一部烂俗的偶像剧几乎每集都会放首插曲,里面唱道“失去后才珍惜,还有什么意义”。

  有意义,因为在你重新得到后会懂得珍惜。

  废话了那么久,引出我的话题。我重新得到了!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经过好几天考试加上因为复习而没有时间洗澡的历练,归心似箭地奔向澡堂(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地方连在夏天都流行在澡堂洗澡)。

  澡堂分大厅和单间。虽然我有一双的眼,但是在大厅洗澡不仅牺牲色相而且不见得有什么好货(……),再而且考虑到好几天没洗了,还是去所以我还是去单间吧,虽然很贵……

  流水哗哗地流,正当我转身准备走进单间的时候,我看到一幅让我喷血的画面。

  画外音“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想着的人啊,到底我该如何让表达……”

  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光着P股的男人不就是那个我曾经错过的菜吗!

  他站在一个货色不怎么样的男人旁边冲澡,在旁边的那个人的对比下,他显得如此光彩熠熠,秀色可餐。

  到什么单间去啊,我心里飘起邪恶的声音。

  “嘿,哥们儿!”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他回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指着我的鼻子,“你不是那天采访我的那个嘛,怎么样?稿子写得怎么样?”

  我拧开他旁边的水龙头,在水流下摆出苦大仇深的表情:“当然被毙了!学校怎么会允许在它控制的报纸上看到骂它的话啊?中国的尤其是校内的舆论监督任重而道远。”

  “哈哈,你问的问题是挺尖锐的。但是记者就得这样,不能做政府的爪牙。”

  这可是专业而严肃的问题。洗澡的时候谈这个可不适合。

  “你不是生物技术学院的吗,怎么在这啊?”

  “我什么时候说我是生物学院的啊?我是计算机学院的啊。”

  窃喜!“上次看到你旁边的那个女生是生物学院的,还以为你也是呢。她是你女朋友吧?”

  “她是我高中同学,哥我还是单身呢……”

  再次窃喜!

  “欸,王喜,给我搓搓背。”他对他旁边的男生说。

  叫我搓多好啊,口水都流出来了,还好和流下的水柱混在一起看不见。

  “好啊,那顾虎你待会帮我搓搓吧……”

  原来他叫顾虎,好生猛的名字。

  为了让他更好地搓,虎哥(姑且这么叫吧)背对着那个叫王喜的,所以他的前面正对着我……

  “哥们儿你是不知道啊,上次我帮顾虎搓完澡出去称了称体重,结果啊,这小子轻了两斤!”王喜嬉笑着开起了玩笑。

  虎哥抬起腿轻踹了王喜一脚,前面的关键的器物顺着抖动。

  我自然笑得不行。“好啊,你小子也欺负哥啊……”他走过来要挠我痒痒。

  来啊来啊,借个机会和你肉搏谁怕谁啊。

  可是,我发现我体内有股冲动,并且这股冲动要在身体的某个部位付诸行动了。

  不行,再这样下去非得露馅不可。

  “不跟你闹了,我洗好了。你哪个宿舍的,有空去你那玩。”

  “这么快就洗好了啊?我7号楼502的。有空去我那转转。”

  临走前,我留恋地看看他的身体,在零点零一秒的深思熟虑后,我做了一个沉痛的决定:“哼哼,猛男,见第一面时你让我看上半身,第二次见面你让我看下半身,摆明了是勾引我嘛,你……是我的了!”

  可是我这个人一个很大的毛病就是只说不做。唉,要是说到做到我能沦落到这所大学吗?高中那会天天嚷嚷着晚上把几张试卷做完,可是一碰书本就头晕脑涨想睡觉。

  是啊,做试卷多累啊。

  是啊,追男人多难啊。万一别人是直的,对你一白眼说你是变态咋办?就算是1%的可能,他是弯的,可如果对他贸然行动,岂不破坏我在他心中的美好形象?

  但是很现实的是,在他心中我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美好形象。而且没有形象似乎比没有好形象强。

  原来在知道一个人之后,“遇见”他是如此简单。

  在路上很不小心地被绊倒,起身时发现他正含笑从不远处正面走来,还好心好意想把我扶起来;提着一大堆东西到收银台才发现没有带钱包饱受收银员鄙视的时候他就在我后面,他还主动帮我付了钱;隔壁女生楼下有男的为喜欢的女生放烟花,我满脸洗面奶地跑出来看,结果又被他笑了一番……

  真是不巧,老是在狼狈的时候被他看到。

1234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一同资讯  

GMT+8, 2020-8-11 23:46 , Processed in 0.062678 second(s), 23 queries .

第一同志网 一同

© 2019-2021 一同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