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安徽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安徽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回忆被捉奸在床的真实经历

2016-4-20 07: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10| 评论: 0

摘要: 小时候爸爸经常和我们一起讲述他的成长经历,最为自豪的莫过于在天安门广场被毛主席接见,也许这是那个时代的人最为自豪的一幕。所以从小我就想往有一天能够到北京到天安门城楼下瞻仰毛主席像,给他老人家鞠个躬。后 ...
重庆同志会所

小时候爸爸经常和我们一起讲述他的成长经历,最为自豪的莫过于在天安门广场被毛主席接见,也许这是那个时代的人最为自豪的一幕。所以从小我就想往有一天能够到北京到天安门城楼下瞻仰毛主席像,给他老人家鞠个躬。

后来当自己知道我是一个同性爱者以后,慢慢的知道了在天安门城楼两侧有东宫西宫,在长安街有东单公园,在北京有当时中国为数不多的同志酒吧HALFANDHALF和蝴蝶吧。而我接触的第一部对我有深远影响的同志小说《北京故事》也发生在北京。

但是我没有想到,在北京也留下了一段让我终生难以磨灭的故事和情感经历,而且我也是第一次以第三者的身份介入到别人的感情。

2000年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一年,2000年的夏天我被所在单位派送至天津学习。我还记得是8月22日来开的乌鲁木齐,火车是在北京西客站挺靠的,本来弟弟的同学来接我,结果到站以后打电话告诉我,由于工作原因没办法,只有我自己去了。当时的狼狈真是一言难尽,8个哈密瓜就够我提的了,幸亏火车上的几个新疆学生帮忙托出了车站。结果下车就被京油子给宰了,哈密瓜拿不了还送了两个给别人。不过最终我还是找到了兵团驻北京办事处,安顿好行李和住处以后,我一个人搭公交,又换地铁,拿着张地图,找到了长安街,当时的那个激动劲别提了,就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什么都新鲜。不过所有的一切都是走马观花的看了看,因为第二天早晨我要赶往天津。

在长安街溜达了一天,很让我失望的是东宫西宫已经改造了,没发现什么同志。而东单公园好像也没什么好玩的。我在天安门广场看了降旗以后就返回了住处,第二天赶往了天津,开始了我为期一个多月的培训。

培训的生活对我来说是很无聊的,在培训班我是年龄最小的一个,那些来自全国的同事们,很多都是领导,基本不上课,到处旅游。我才意识到这个培训其实就是一次度假的好机会,慢慢熟悉了,知道了周边环境,培训结束以后就决定去上网。说来也许是缘分就上了这一次网,结果就发生了继续的故事。

当时去的是boysky,也忘记了怎么和一个男孩聊起来,当时没有说几句话,基本情况也没有问,他告诉我他很快就下了,让我给他打电话。而那一天我本来就准备去北京玩,也希望在那里有个落脚的地方,毕竟如果是同志朋友,很多事情也方便了许多。我走出网吧,用IC卡电话机打过去,电话那头传来很好听的声音,一口纯正的普通话没有任何的京腔:

###NextPage###

“喂,你好!”

“你好!”

“你是刚才的xx吗?”

“是的,你在天津!”

“对,但是我不是天津人,你是北京人?”

“不,我是新疆人!”

天哪,当时我真怀疑自己又没有听错,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你是新疆的,是新疆哪里的?”

“乌鲁木齐!”

当时对于第一次出远门的我来说能够碰到一个新疆老乡,真是一件特别激动的事情。

“不会吧,这么巧,我也是新疆乌鲁木齐的!”

电话那头的声音也显得特别的激动,

“是吗?我家在铁路局住,你呢?”

“我家在中山路!”

好像这两个地名就是对了一下暗号,这样我们彼此也就不怀疑对方的话了。也许老乡的情谊更加快了我们要见面的想法。

“那你下午来北京好吗?”

“好的,我坐两点的车,我到哪里找你呢?”

“你到北京电影学院就好,到了给我电话!”

“好的,下午见!”

放下电话,一看时间一点多,我打的赶往天津站,开始了我的此次北京之行。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就到达了北京车站,由于电话里的匆忙,我们都没有问彼此的姓名,我拨通他的电话:

“喂!你好,我已经到北京站了,不好意思都忘记问你的名字了,我叫王枫,你呢?”“你叫我小天就好,你现在搭车到我们学校门口,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我们在交流的过程中没有问及对方的年龄、身高体重,但是我在车上就在想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男孩,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一定很帅。

车子很快到了北京电影学院的门口,走下车,学校门口的人还蛮多,但是有一个男孩格外引起我的注意,他穿了一条灰白色的中裤,一件紧身的白色无袖体恤,一双十分漂亮的凉托,头发是暗红色的,还带了一幅特别时尚的太阳镜。当时我心想:“哇塞,这么帅不会是他吧?”我在学院门口走了一圈,发现他也注意到我的存在,当然我是一个比较保守的男孩子,一条蓝色的牛仔裤配着一件白色的衬衣,或多或少有些土气。

###NextPage###

我们对视了好几次,但是始终没有开口说话,也许是我们都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自己要等的人。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抬头一看,他挂断手机,冲着我很善意的笑了笑走了过来,当时我真的很紧张,

“你好,是王枫吗?我是小天!”

“你好!是我,不好意思让你等了很久”

“没关系的,大家都是老乡,到我宿舍去吧!”

说话的功夫我看清楚了他的样子,他很阳光,180cm左右,鼻子很高,眼睛是那么的漂亮,嘴巴的颜色让人看了就动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一路上主要是他在介绍,而我表面在听,实际上一直在看他,心里好像揣了个小兔子,我的目光都不太敢和他对视。

他的宿舍是一个单间,收拾得很简洁,除了一张床,和一个书桌,最醒目的就是他的照片和满地的cd.

“你一个人住?”

“是的,不过旁边的房间住的是我的老师,也有同学!”

“条件还不错!”

我们寒暄了很久,慢慢的我也就自然轻松了很多,后来才知道我们的年龄差相差一岁。大家毕竟都是新疆人,很能聊得来,共同的话题也就比较多。我们正在聊得开心,门突然被推开,走进一个中年男子,我和他只是眼神一瞬间的交流,结果他看到我们两个人正聊得开心,一关门就出去了。当时我很不自在,小天告诉我那是他的老师,但是在我和他对视的那一刹那,他的目光告诉我他很不友好。既然是小天的老师,我有没有冒昧的去问更多的问题,那个时候年龄小,也不会多想太多的问题!

我们一起找了家新疆饭馆,他也喜欢喝酒,而我也喜欢,那天我们喝了很多酒,两颗年轻的心是那样的接近,感觉彼此之间有太多的话要说。我们回去的很晚了,基本上是相互搀扶,搂抱着回去的,但是我的意识还是比较清楚的。

回到他的房间,我们躺倒在床上,忽然在对视一瞬间我们酒意全无,凝望中是那样的风情万种,两个20岁出头的男孩,两颗年轻男模倌且豢淌悄茄慕咏谀且豢涛颐潜舜似磷×撕粑颐俏薹ǹ刂票舜巳忌盏挠湍谛牡某宥负跏峭蔽颐怯当г诹艘黄穑谧齑浇哟サ囊簧材牵颐羌负醴杩竦耐讶チ吮舜说囊路礁龀嗌砺闾宓哪泻⒕啦谝黄穑且豢涛颐鞘强炖值摹颐歉拧⑶孜亲哦苑缴硖宓拿恳桓霾课唬颐窃诖采戏锤踩ィ股辛礁瞿泻⑹悄趋岬拿溃驮谖颐羌唇涤卸苑降哪且豢蹋鋈惶矫磐庥性砍卓诺纳簦鋈晃颐蔷仓沽耍

###NextPage###

“有人来?”

“……。噢,可能是我老师!”

他的表情很紧张,而我的第一反应是坐起来,拉过被子,遮住了我的下半身。进来的果然是白天有一面之缘的那位老师,他近乎麻木的表情在那一瞬间,让我感觉到一个男人的沧桑,一个男人的无奈,一个男人的痛苦,那一瞬间,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张老师,您能出去吗?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小天用几乎哀求的声音说道!

“你这样做是不是不合适?”

“张老师,对不起,我们明天说好吗?”

我仔细的看了看张老师,应该在35岁到40岁之间的样子,从他们的谈话中我或多或少的明白了,今天我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但是那一刻我是镇定的,也是十分清楚的。

张老师用手指了指小天说道:“你先出去,我想这个男孩谈谈!”

“张老师,别这样好吗?”小天近乎无奈的哀求道。

在那一刻我知道他很尴尬,我特别能理解他的处境,我很从容的说了一句:“小天,你出去到旁边,我和张老师聊聊,没关系的!”

小天还是听我的了,关上门到隔壁的房间,张老师坐在床边,我裸着上身坐在床上,在我们相视那一瞬间,我没有刻意回避他的眼神,我很自然,面带微笑,不过那个笑容是属于坏坏的那种。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老乡!”

“你们是在新疆认识的,还是?”

当时在我思考如何回答的一瞬间,我告诉自己,这次要慎重的回答。

“我们中学的时候就认识,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后来他来北京上学了,我在新疆上学,所以就分开了!”

现在想想,虽然那个时候只有23岁,但是表现得沉稳可能今天都达不到,虽然我的回答是有欺骗性的,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这样回答,因为这个回答对我们都有好处。我不想过多地伤害眼前的这位长者,更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太难做。

“我怎么没听他说过!”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想知道您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老师,他也是我的男朋友!”

“这样呀,那就对不起了,我没听他和我谈过!”

###NextPage###

“你爱他吗”

“我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就一起上床呀?”

“最起码我知道我喜欢他,也许我以前爱过他,但是我知道距离已经让我们无法在一起!爱一个很有分量的字,不是随便放在嘴上的!”

张老师看了看我,目光友善了很多,或多或少的透漏几分不自然,我清楚地意识到,他应该比较认可我,最起码没有敌意。

“我知道我的年龄已经在很多方面满足不了他,但是我不能接受他背着我和别人做爱,甚至于和别人发生感情,很多东西你是不能理解的!”

“我想很容易理解,对于你和他我不想多谈,如果我介入了你们的情感,那么我向您道歉。但是我想说的是爱情不是怜悯,不是施舍,更不是把一个人放在自己的牢笼中,那不是爱!如果让他觉得你的爱已经成为了一种束缚,你的爱已经成为了一种累赘,您说还有意义吗?”

可能是我的这几句话,说到了他最痛心之处,我也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勇气说的这几句话,也许真的是年少轻狂。张老师沉默了很久,低着头,那一刻,夜是那样的宁静,月光照在脸上,那是一张历经沧桑的面庞……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否则今天晚上我不会进来,也不会打扰你们!”

“是吗,谢谢!”我会意地笑了笑。

“如果你们在一起,在一起做爱,只要我在旁边看着,我都能接受,你能理解吗?”

他的这句话,说实话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我沉默了片刻……

“张老师我能理解您,您是老师,也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是我不能同意您的观点。您说得我不可能接受,爱是自私的,爱更是需要尊严的,希望您理解……”

可能是我的每一句话都太过于个性鲜明,或许是我的每一句话都触动了眼前这位阅历相对丰富的中年人,他起身推开房门出去了,在我看着他背影的那一刻,我在想,是不是有一天我也会和他一样呢?

我的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好在我的人生就只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事隔三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网友告诉我张老师也把这段经历写在了网络上,张老师在文章中并没有恨我,也没有怨恨小天,而是希望我们两个男孩能够在一起长久的幸福的生活,他愿意选择退出。

我始终没有看到这篇文章,但是我感谢张老师对爱的理解,毕竟人的年龄和阅历限定了人的思想,张老师请原谅年少无知的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爱上他是我的错
为什么?为什么到了这步田地仍这样对他念念不忘?为什么?为什么还不肯对他绝望?爱错
遇到你是一种缘
大年初二,老乡,我们未曾谋面,凭了感觉还是赴约。年前的一个个约定在一个不定性的我
做个GAY如此艰难
我是一个来24岁的男生,06年大学毕业。毕业到现在也已经1年多了,其实我不用说,我小
一段35年的同志恋情
初4回来以后就一直陪着上次提到的从意大利来的老同志,以前见过几次面但是交流的时间
同性恋的专用词语世界
BL 很常见的 是BOY‘S LOVE 英文谐音Gay:男同性恋者,此外,这个字也被用来形容所有
爱上同班同学的你
我,只想微笑2007年的开始我从家的右边上学。2007年的之后我从家的左边上学。右边青春
直男同事,请别对我性骚扰
注:在字典上男人分为三类:Gay 是同性男、Bi 是双性男、Straight 是异性男,其中 Str
好色的男人
广州人称好色的男人为“咸湿佬”。经常来小区打球的那个大个子,我发现就有些“咸湿”
他欺骗你的感情,就把他踹掉
在情感的世界里,我们必须知道有动人心弦的爱,就一定存在着咬牙切齿的恨,这是个自然
回忆被捉奸在床的真实经历
小时候爸爸经常和我们一起讲述他的成长经历,最为自豪的莫过于在天安门广场被毛主席接
一直暗恋着我的同学
他,叫伟,是不是很俗?可的确,名字中有个“伟”字,故大家总戏称他“伟哥”。他是我
短篇:从没说爱你
他在初三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男孩。男孩长的不是很帅,但有一双小小的眼睛,斯斯文文
哥,请你原谅我
我姥姥有6个儿女,3个儿子,3个女儿,我妈妈排老三,我大舅排老大,在6个孩子我妈是最
长篇:永失我爱
引子天灰蒙蒙的,寒风夹着雪珠敲击着单薄的车身,我开着那辆陪伴自己好几年的BORA在高
那一夜情让我成Gay
当母亲与继父相继去世之后我就离开了那个村子,一个人在外漂泊,那一年我20岁。在万物
一个“1”的烦恼
到了期盼以久的本命年,开年就阴雨霾霾。终于回家和父母说了不会去北京了,已不记得母
我暗恋的高中同学
我不是那种连累别人的人,再多的苦,我总要默默承受,我更不想打扰别人的正常生活,我
我偷偷恋着楼上的男人
和他认识是在两年前,我搬到这个院一段时间后,就来了一对年轻的男人。当时我就在想他
男孩的眼泪
有个男孩非常希望能看见自己男朋友的眼泪,那个坚强的男人从未在他面前流过泪,日子一
现实是网,我是鱼
###NextPage######NextPage######NextPage######NextPage######NextPage######NextPag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广同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论坛 东北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河北同志会所 山东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陕西同志会所 天津同志会所 甘肃同志会所 一同资讯会所 bf99同志交友 新疆同志论坛
一同资讯新闻 海南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青海同志会所 成都同志会所 江西同志会所 山东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朋友别哭租房 重庆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安徽同志会所 广西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一同资讯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租房 天津同志租房 河北同志租房 山西同志租房 内蒙同志租房 上海同志租房 江苏同志租房 浙江同志租房
安徽同志租房 江西同志租房 广东同志租房 海南同志租房 湖南同志租房 湖北同志租房 河南同志租房 辽宁同志租房
四川同志租房 云南同志租房 贵州同志租房 广西同志租房 福建同志租房 吉林同志租房 山东同志租房 重庆同志租房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同志|贵阳同志|厦门同志|昆明同志|沈阳同志|安徽同志论坛  

GMT+8, 2019-12-9 14:11 , Processed in 0.130775 second(s), 22 queries .

安徽最大的同志会所 安徽同志!

© 2014-2015 安徽同志会所.

返回顶部